金融扶贫不能过早“断奶”

作者:产品展示

贫困地区最缺的就是资金,金融机构“只管起步,不管发展”的做法显然不妥。从本质看,是一些金融机构对精准扶贫目的和精准扶贫工作缺乏深刻理解所致,割裂了起步与发展、脱贫与致富的关系,需要纠正

截至2017年12月末,标准化网点惠及390个贫困乡镇中的311个乡镇,覆盖率为79.74%;

笔者日前在国家六盘山连片特困地区调研时发现,近年来绝大部分金融机构给每户农民的贷款限额在2万元左右,仅能使农户维持最基本的生产规模和效益,也就是仅能保证脱贫,无法对接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和致富的需求。而且,这种情况在西部贫困地区相当普遍。当前,脱贫攻坚已进入关键时期,“资金不给力”的局面亟待改变。

截至2017年末,新疆银行业支持全疆扶贫开发贷款余额合计3075.77亿元,比年初增长56.82%。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基础建设的长足进步,扶贫方式已经由“输血式”向“造血式”转变。特别是精准扶贫以来,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得到大幅改善,农牧业科技水平进一步提高,产业链不断延伸,产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截至2017年末,全疆累计发放“两免”扶贫小额信贷31.53万户、110.39亿元,基本实现了有贷款需求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扶贫小额贷款全覆盖。

以宁夏西海固地区为例,由于干旱少雨山多地少,养殖业是特色产业。近年来,在扶贫政策支持下,当地大部分农户依靠2万元左右的小额贷款起步发展养殖业。如今,养殖业初步实现规模化,养羊专业户一般有50只羊左右,养牛专业户有两三头牛左右。据测算,这一养殖规模保证每户农民年收入将近2万元,能够实现脱贫。但这样的水平,也只能保障基本生活,家庭没有余钱。由于没有余钱,很难得到足够贷款,很多养殖户多年在初级规模徘徊而无法扩规提质增加收益,影响了精准扶贫效果,扶贫成果也难以有效巩固。

……

在笔者看来,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金融机构将给贫困户贷款当做“规定动作”,想方设法予以解决,而把给脱贫户贷款当做“自选动作”,没有给予足够重视。在贫困地区,贫困户即便没有抵押物,在农户联保或基层政府支持的前提下,基本都能够得到2万元左右的小额贷款。至于脱贫以后扩充规模的想法,金融机构则要求有抵押物和公务员为其担保,这在实际上造成贷款难,关键时刻卡了农民的“脖子”。

这一组组数据,勾勒出我区金融业支持打好脱贫攻坚战所取得的成效。

金融有“经济的血液”之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对扶贫产业尤其如此。贫困地区最缺的就是资金,金融机构“只管起步,不管发展”的做法显然不妥。从本质看,是一些金融机构对精准扶贫目的和精准扶贫工作缺乏深刻理解所致,割裂了起步与发展、脱贫与致富的关系,需要纠正。

近年来,新疆银行业坚持精准对接贫困户金融需求,精准完善支持措施,精准强化工作质量和效率,金融扶贫工作取得一定成效。正如中国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以下简称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副行长倪素芳所说:“产业扶贫是脱贫的治本之策,而在促进产业发展的过程中,有了资金才能把各方资源整合起来,产业才能得到健康可持续发展。银行业作为资金供应的重要渠道,通过控制资金的流向,在产业扶贫中可以发挥很好的杠杆作用。”

首先,精准扶贫的目的不仅在于脱贫,更在于致富,不仅着眼眼前,更要着眼长远。广大贫困户的愿望也不仅仅是收入超过贫困线,而是要过上相对宽裕的小康生活。其次,在产业爬坡期,脱贫与致富往往只有一步之遥,只要金融机构推一把,许多农民就能顺利实现产业规模翻番和收入翻番,从而脱贫致富。再次,贫困地区各方面条件还比较差,扶贫产业需要各方面支持,金融支持不能太早“断奶”,否则可能导致产业发育不良和脱贫户返贫。

双管齐下:引导资金流入贫困地区

金融扶贫不能止于脱贫。一些金融机构要改变被动扶贫心态和僵化工作思路,要根据扶贫实际创新信贷方法,在防控风险的基础上,既做好扶持贫困户起步的“规定动作”,也做好帮助脱贫户发展的“自选动作”,合力打赢脱贫攻坚战。

金融机构是资金流动的管道。多年来,新疆银监局把加大南疆集中连片贫困地区金融机构覆盖面作为推动金融扶贫的战略工程来抓,新设金融机构实行南北挂钩政策,北疆新设金融机构,原则上也要在南疆设立一家金融机构。

在这一政策引导下,截至2017年12月末,标准化网点惠及390个贫困乡镇中的311个乡镇,覆盖率为79.74%;网点、流动服务等惠及4571个贫困行政村中的2963个,覆盖率为64.82%。

有了金融机构的覆盖,还需要通过货币政策工具引导资金流向南疆贫困地区。“我们降低南疆四地州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和再贴现利率,增加南疆四地州金融机构资金供应量,从而提高南疆四地州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助力脱贫攻坚的能力。同时,我们还降低了新疆金融机构扶贫再贷款利率,让贫困户得到更多实惠。”倪素芳说。

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降让麦盖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可用资金量上升,每年的扶贫贷款余额也呈逐年增长态势。“我们的存款余额按40亿元来计算的话,与几年前相比,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降为我们释放可用资金0.8亿元。因此,近几年我们的扶贫贷款余额在逐年增长,2016年扶贫贷款余额1.96亿元,去年达到了2.3亿元。”麦盖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副主任石慧萍说。

来自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和新疆银监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新疆扶贫再贷款余额达68.1亿元,同比增长5.1%。截至2017年12月末,南疆四地州存贷比达56.04%的历史高位,比“十二五”末上升6.04个百分点。

截至2017年末,新疆银行业支持全疆扶贫开发贷款余额合计3075.77亿元,比年初增长56.82%;新疆银行业投向35个贫困县扶贫开发贷款余额达737.36亿元,比年初增长31.37%。

模式创新:引导资金流向扶贫产业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