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官网再談The Dark Knight: 粉絲亂入篇

作者:新闻中心

他站在街心,看蝙蝠侠驾着摩托飞速驶近,口中默念着撞上来撞上来我要你撞上来。车头轻晃,刹车,甩尾,他让过他的代价是自己倒在地上暴露出所有的弱点成为俎上鱼肉。于是他咕哝一声操,完成任务般上前预备痛下杀手,完成任务般继续被捕后的步步为营,完成任务般引爆一颗颗炸弹甚至似顽童因爆炸不够完美而挠破头又在找到按钮后做出如释重负的鬼脸。

Roller credits開始時,我留下來,等著看那一行"In memory of our friends Heath Ledger & Conway Wickliffe."

他被一拳拳打中,仍笑,似故意引诱对手下手更重。然后他开口:“你没有任何用以威胁我的筹码。”这一刻竟深觉悲凉,无依无靠无亲友无家累……连镜中的自己也不是自己。

Joker是全片的靈魂角色,真的要多謝導演獨具慧眼,選對了演員。當年Heath Ledger以Brokeback Mountain競逐Oscars Best Actor而敗給Philip Seymour Hoffman (Capote),我沒有失望,也認為賽果合理,因為我相信來日方長,我相信Heath Ledger終有一天會做到。當初知道由Heath演Joker,令我更加期待Nolan的續集。看完電影了,也看過special tribute了,只想問一句:Why do you leave?

一个走火入魔的以刀和火药为终身爱人的小丑——“我的父亲有一天喝醉酒,提起刀对我说,那么严肃干什么,笑一个”。嘴角被割开,有了这样一张怪诞惊悚病态却诙谐的脸,另一个故事是“有一天我老婆被人划花了脸,为了让她知道我不在乎,我划花了自己的脸谁知道她竟被吓走了,从此我永远笑着”。

Heath創造的Joker,即使不是絕後,也絕對是空前。他的投入,是如此unreserved/intense,我可以想像,電影拍攝期間,他戲裏戲外的心情都是繃緊的。這樣的不要命演出,使我想起了集天才與瘋子於一身的Jackson Pollock/Vincent Van Gogh。

没有看过漫画,但是心里愿意相信任何一种或者全部,就好像葛登城的光明骑士最后面目狰狞地举起一枚左右他人生死的硬币,madness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Harvey Dent。俊朗,正氣,勇敢,intellectual,是理想的男友類型。後來被毁容了女友被害死了,心魔引致走火入魔,是一個令人惋惜的角色。Aaron Eckhart演來發揮不錯。如果由Edward Norton來演,又會有怎樣的效果呢?

拿起纸牌便再停不下来,希望被碾过成泥或撞飞上天,绝非虚情假意,然而英雄总是天生懂得以德报怨,他一次次放过他,他一次次得不到解脱继续疯狂独舞,可惜戏未终人已逝——Heath Ledge,服药过量去世,传因入戏太深。就像愿意相信Joker划花脸的任何起因,我也可以接受这个二十九岁男子突然离开的一切缘由。

雖然被Heath的Joker搶盡風頭,Christian Bale的Batman演來仍然有型有深度,Batcycle「破」Batmobile而出/街頭追逐一幕,型爆。那架Batcycle還有「護臂」,酷斃。黑暗中的透視眼,手套上的小飛標,都是不錯的新點子。在IFC搶人一幕,更是奪目。

IMDB上的评分或许仍是虚高了,然而有Heath的Joker存在就可以不再去想不论9.6还是被打破的任何记录。稀疏的黄发,漆黑的眼珠,弧度诡异的嘴角,他盯着你,why so serious? 或者在死前他曾看着天花板这样问自己。

與3年前比較,小Bale好像明顯的老了?帶點滄桑感的Bruce Wayne/Batman啊......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