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系列电影讲解 |《无耻混蛋》

作者:新闻中心

Excuse me? 《邪不压正》开头的子弹噼里啪啦打不死人,超大爆头血腥场面,路上车里唠嗑的几处场景,这不是昆汀的风格吗? ?这可就让我忍不住对比了,除了这些场景似曾相识,《邪不压正》的戏谑游戏式的后现代风格也颇有昆汀即视感,而且《邪不压正》和昆汀的《无耻混蛋》都有对侵略战争意淫的精神胜利法,可是《无耻混蛋》真的有让我看进去,《邪不压正》就…… 也许是因为昆汀的故事虽然戏剧同时细节隐含深意,但构建贴近生活而且叙事成熟,而《邪不压正》因要刻意要充斥大量符号游戏和政治隐喻,而显得叙事不清,逻辑混乱,细节失真。同样作为以强烈的个人风格而推动电影情节戏剧发展的导演,感觉昆汀比姜文更会写剧本,也更注重视听细节,因为叙事成熟电影节奏也把握的更好。反观《邪不压正》的电影台词,并没有那种过去的冷幽默而更多的是轻浮夸张和幼稚。而且姜文来来去去就是那么点想法,只是换个舞台换个班底重新杂糅一遍,让人有一种用别人的料炒自己的冷饭的感觉。 这么一想,突然感觉库布里克真是了不起,从来没有被个人风格和思想束缚住,几乎每部电影都是一种新格局,从不炒冷饭,而且科幻、古典、犯罪、战争、政治等各种题材风格都是开创之风。唉人和人真是不能比,有的人是学习,而有的人是被别人学习啊。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魁魁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观看昆汀的大部分电影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的作品总是在围绕一个类似小说的结构来建构,也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小说里面的“章回体”,这种结构在很大程度上帮助观众细分了影片的段落,使得影片能够较容易被观众所接受。

我们在探讨一部电影风格的时候,往往也是通过探讨一部电影的一个段落或者是一个场景来做出风格定义,而且很多时候,往往一场戏,就足以展现出一场戏的意识形态来。

图片 2

图片 3

很多影评在谈论这部电影很多细节部分,比如在影片地下酒吧片段出现过的关于“德式”和“英式”关于“三”的不同表现形式的时候,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在影片中,将这一段展现给了观众,而在之后的剧情中,又通过演员将这种解释传达给读者,这在电影艺术中是非常禁忌的。

暴力、血腥、人性反讽、多线索多视角叙事、劲爆的音乐,组合成了一曲让人身体不由自主随之舞动的K-比利的“70年代超级声”,让人回味无穷。

文章到了这里,不禁要问:什么是暴力美学?

不仅拖沓而且特别无趣,究其原因还是在风格塑造上的功夫不到火候,甚至把自己本身的“风格”也给舍弃掉了。

图片 4

举几个例子:《低俗小说》开场抢劫片段、《色戒》中麻将桌上的几次博弈片段、《落水狗》开场的关于“谁想赖账”的话痨片段、《末代皇帝》中溥仪被人带走的片段等等,都是在为影片的意识形态的展现做铺垫的,而在电影《无耻混蛋》里面,我几乎找不到任何可以作为影片“意识形态”展现的片段。

很多影评在意识形态还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就开始讨论“意境”这种形而上的东西,因为缺少坚实的地基“结构”,自然会使得影评的质量大打折扣。

所有的细节和动作都处理的不错,但是总让人感觉缺少了一种氛围,缺少什么氛围呢?

这是索莎娜的故事。

图片 5

这个简单的故事,本来可以仅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概述完,昆汀用了两小时三十三分钟,那么剩下的一个小时里,昆汀都在干什么呢?

最后,谢谢观看

铺垫、烘托。

落水狗里的章节截图

《低俗小说》里的章节截图

回到故事,看过电影的朋友大概还记得,这是一个双线叙事的故事,最后通过多视角的叙述(同一电影院多个人视角)来完成故事主线上的融合的,在第一个故事里面,索莎娜的目标是杀死上校汉斯,而“无耻混蛋”目标,则是清除掉德意志的高官们——因为目标上的统一从而使得故事上也形成了统一。

图片 6

电影是建构在二战这个大的历史背景之下的,采用双线叙事的手段来叙述整个故事,第一段故事是讲了年轻的女孩索莎娜的家人被德军上校汉斯杀害,只有索莎娜逃出魔爪,在逃走之后的若干年后,索莎娜来到了法国巴黎,继承了姑姑的遗产,一家电影院。

以及在电影《无耻混蛋》里的章节式形式的展现

而如何将文本上的编码转换成影像上的编码,这就是考验导演能力的一个很重要的选项。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