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骑士: 金沙澳门官网网址Bat Man

作者:新闻中心

不错的美国英雄电影,蝙蝠侠和钢铁侠差不多,都是那种没特异能力而是靠装备的英雄。
rachel离开蝙蝠侠让我更心痛了,也没想到rachel会死。后来光明骑士的黑化倒是意料之中,遭遇大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大苦难是可以重新塑造一个人的,它会将你摧毁,碾碎,再糅合成另外一个样子。无论另外这个样子你是否喜欢。年龄越大,越能感觉到赤子之心的可贵。你也可以说它可笑,固执的坚持与信念,在这飞速变化的时代显得那么 的孤苦伶仃。
虽然也有伤心与痛苦,但回顾整个年少,还称得上是一帆风顺的,也可能是视角变化的原因吧,站在现在回首当初的创伤与挫折,它们早已被时光磨得柔和平坦,没了往日的狰狞面貌。其实也在中考失利时痛心疾首,也在暗恋的无疾而终后不能自已,但这些不过是命运之手的温柔抚摸罢了。大学时的苦难算是我目前的人生里经历过的最大的了吧,焦虑,迷茫,惶惶不可终日。少年时坚实的心脏脆的像蜻蜓的翅膀。终日徘徊于苦痛之中,错过了那几年大好的青春芳华,就连记忆也被焦虑揉搓而绉的模糊不清。快六年过去了,如今算是能够回味那段时光了,满眼都是年少的自己惊慌失措的样子。苦难,折磨,成长,毁灭。为了能在苦难中涅槃重生,或者说至少不被它毁灭,我竭我所能的去学习,去提升自己的认知,为了让我敏感而脆弱的心脏逐渐重回坚实。我深切明白,如今所习得的的所谓道理与认知的升级只不过是如同在寒冬中用水浇筑而起的城墙,经不起太多的风吹日晒。但有总比没有要好,至少已经习得的认知已经扎下了根,它给了你一个种出参天大树的可能,有希望总是美好的。不在乎它究竟能否长成,还是在萌芽中便被摧毁,它存在过,便有了它的印记,印在了潜意识里,等待呼之而出的一天。
昨天看比赛,发现达拉斯小牛队竟然更名为独行者,让我想起了大话西游影片的最后大圣那孑然远去的背影和卢冠廷的苦海翻起爱恨。它险些将勇士拉下马来,虽说库里最后时刻三分绝杀,但已然无愧独行侠的名号。我觉得这个名号更是对德克最好的赞述,单核带队二十载,这架德国战车从无数战火硝烟中走出,伤痕累累,而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和与之浴血厮杀的劲敌们,都已远去。只剩下这辆战车在大漠中,形单影只,朝着落日缓缓驶去。
题文无关说了这么多,没写些什么有关蝙蝠侠的,这部剧的小丑很抢戏,听说演员因为演了这部剧而走不出小丑的角色,最后自杀了。很是惋惜,小丑的形象塑造的很成功,那种邪魅,很有Moriaty的风范。用心去扮演一种人,就会成为他吗?我们在生活中不也会用心的戴着形形色色的面具吗?人有着很强的可塑性,有句话加常为之,则为君子。也有句话叫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说的不外乎是行事对人本心的影响,由内而外,心决定行为,由外而内,行为又反作用于内心。王阳明倡导的知行合一,致良知的心学之说,说的就是这个吗,我不太清楚,但很想再去看一看,之前因之枯燥难懂便未卒读,不免有些可惜。
谈一谈蝙蝠侠吧,总觉得作为一篇影评不提主角,会有些过意不去。黑暗骑士,多么炫酷的一个词,当黑暗和象征道德与侠义的骑士相结合,有着独特的冲击力。身在黑暗之中,不被光明所约束,也就需要更强的信念与自律,不然一不小心坠落黑暗深渊那便成了堕落骑士了。黑与白,光与暗,充斥于社会的两岸,世间总有光明照不到的地方,那里也有人在生存,我所看到的仅仅是世界的一隅罢了。我曾经有过一种单纯的感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为善,有人为恶,那时的我看不清人与世界的复杂,虽说现在也不甚明了。
还想谈一谈关于黑暗执法者,当法律覆盖不到的地方,是否应有一种黑暗法则,看过东野圭吾的彷徨之刃后,我也一度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总想不深切,可能待我对法律做过主题阅读后再做评论更为妥善,这里就不评说了。
文尾让我们再重回电影吧,这是一部值得一看的不可多得的超级英雄电影,剧情丰满,节奏紧张,人物塑造性格分明。喜欢超级英雄的话,千万不要错过了这黑暗中的英雄,Batman。

黑暗骑士走向了崛起,史上最与众不同的一部超级英雄系列电影完结。从来没有谁能把来自于美漫的一个超级英雄形象打造成这么一个无限接近史诗的大作,就凭这一点,诺兰已经足以在电影史留下自己的名字。
布鲁斯•韦恩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哥谭市变成了一个黑暗的现代都市,黑暗和罪恶触手可及,迫在眉睫的毁灭也如此现实。
毁灭。贯穿诺兰的蝙蝠侠世界中的反面力量,不再是什么小打小闹的罪恶,而是这么一个简单粗暴却充满肃杀感的概念。忍者大师提出了「毁灭哥谭市」的概念,然后小丑横插一脚,用他自己的一套哲学理念和行为方式,加上贝恩的恐怖实力,险些就完成了这个任务。毁灭,到底是有多容易。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清明雨上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们将会如何毁灭?

忍者大师的计划,只是单方面的入侵和摧毁。但是和一般的入侵不同,他选择使用一种精神药物,在哥谭市民中释放「恐惧」。这是整部[侠影之谜]的叙事核心,恐惧几乎摧毁了布鲁斯,也几乎摧毁了哥谭市。这个是诺兰提出的第一股力量,但是没有在第一部电影中展开,只集中描述了布鲁斯一人,整部电影的主线剧情也就仅仅是布鲁斯如何战胜恐惧,从一个人化身为一个「符号」,一个「传奇」。
而小丑,没有计划。他为了毁灭哥谭市,走了两步棋,第一步是通过杀人逼迫蝙蝠侠自首;第二步,腐化哈维•登特。第一步很成功,延续了「恐惧」的概念,市民们很快将舆论的矛头指向了蝙蝠侠。然而哈维站出来自首,使得小丑走出第二步,在「恐惧」之上增添了一种新的力量,那就是「摧毁信任」。这次,蝙蝠侠替哈维背了黑锅,一背就是八年。
恐惧的滋生和信任的摧毁,在导演看来都是无解的,于是他安排了两次牺牲。然而牺牲意味着谎言,贝恩在[黑暗骑士崛起]中粉碎了谎言,无疑是摧毁了最后的信任,于是哥谭市立刻化为一座死城。

都不是复杂的概念。在蝙蝠侠的世界里,社会的稳定取决于两点,一种权威力量的信任,不管这种力量是政府、警察,还是一只夜间行动的大蝙蝠,以及这种信任带来的充满着小民意识的安全感。
这是一种颇具民粹和精英意识的认知,似乎蝙蝠侠一直是个试图拯救哥谭市,但一直不被哥谭市民领情的孤独者,每当情况需要,市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站在这个曾经拼了性命保卫他们的英雄的反面。
「和平年代,要什么英雄?」这不只是一句台词,而是一种当下,一种现实。英雄的年代属于那个曾经辉煌的年代,属于希腊神话,罗马传说,而不是现在。[黑暗骑士]之所以大获成功,就是因为他塑造了一个最为成功的「反英雄」。他有恐惧,有弱点,有极限,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并且最终实质上被小丑击败了。
光靠英雄无法拯救世界,无法阻止世界的毁灭。除非他彻底化身为一种精神,一个符号,像忍者大师所说的,一个传奇。

毁灭很简单,拯救很困难。
这就是诺兰的黑暗骑士三部曲。
为什么小丑能成影史上最经典的反派?绝不仅仅因为希斯•莱杰在用生命去表演,不疯魔不成活,而是他用最简单的「轻轻一推」,就让大家明白了,我们早已告别了仰望星空的年代。英雄主义支撑不了现代人的信仰根基,因为英雄首先是人。而真正能够使人信仰,给人带来力量的英雄,必须「不是人」。
小丑是个洞悉人性和时代的哲学家。他清楚这个时代缺少什么,大家又需要些什么,于是他就轻轻的把最关键的部分抽走。没有信仰的人和社会,我认为是可怕的,没有信仰则没有根基,堕落就只是一闪念。

如果人类终有一天要走向毁灭,那也肯定将毁灭于信仰的崩塌。

黑暗骑士系列其实同样是一部充满政治隐喻的电影。其实蝙蝠侠这个形象,一直都是美国自己对自己的一个形象投射,是美国人眼里的美国,在[黑暗骑士崛起]中,更是完整地响起了整首美国国歌,而伴随着童声悠扬的,却是一系列毁灭与混乱的序曲。然后这个导演是英国人,主演也基本是纯英国班底,可能不经意间就用一种克制的情绪来演绎了这么一个故事。
911之后,曾经在90年代末甚嚣尘上的「世界末日」观再次席卷西方世界。没有基督教背景的世界其他部分可能无法理解这对民众心理带来的微妙变化。经历了20世纪的全世界飞速发展和资产重组,21世纪的开头,是一个迷茫的时代。这种迷茫,可能正是千禧年预言中所称的「世界末日」,一种全人类信仰岌岌可危的恐怖时代。
而小丑这个银幕形象则着实把观众蛊惑的恐慌了。如果我们的世界中真出现了这么一个小丑,我们的蝙蝠侠又在哪里?是不是已经被我们自己摧毁了?我们作为观众,都很容易地明白,当小丑发出死亡恐吓,肯定不能怪罪蝙蝠侠,但当我们自己被关在小丑的两艘装了炸弹的船上,又会不会像电影中那般选择呢?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