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冲屁股,值回票价了

作者:新闻中心

姜文电影我一般都是要去捧场的,不过说实在的,姜文作为演员比导演要好的太多,无论是《芙蓉镇》里面的秦书田还是《本命年》里面的李慧泉,演技都好到爆炸!当然,作为导演,不夸张的说,他是当今中国最好的导演!没有之一!他对电影的解读往往加上自己的看法,从导至今,每一部电影都是认真负责却又加上戏谑的态度,无论是他的《太阳依旧升起》还是《鬼子来了》,又或者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都认认真真,尤其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改编自王朔小说《动物凶猛》,最大程度还原了每一个6、70年代生人心中再也回不来的梦。 然后姜文导演开始拍摄民国三部曲:《让子弹飞》、《一步之遥》、和这部《邪不胜正》。 姜文导演是个心中有梦的人,也是一个有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的导演,当年《鬼子来了》,作为一个文化人,他试图唤醒国人内心深处麻木不仁的东西,这部电影拍摄的才华横溢,可是由于心中过于骄傲,没过审就送片参赛,让他被广电局封杀,为年少轻狂付出了代价,于是才有了后来隐喻众多的《让子弹飞》——站着把钱挣了之余,还是要不带脏字的骂骂那些从辛亥革命以来从来就没有过骨头的中国人!电影拍的畅快淋漓,观者无不大呼过瘾。可是到了《一步之遥》,味道就有点尴尬了。 《一步之遥》是姜文导演的任性之作,可以说就是一个老男孩由着性子来了一把,所以大家懵懂之余,不敢吭声,于是又到了《邪不胜正》,大家终于咂摸点味道出来了,于是影评人振臂一呼,各种口诛笔伐就开始了。可是人家姜文导演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于是在自己的这部电影里让著名影评人史航客串了影评人潘公公,借着潘公公的嘴,大骂了影评人一把,最后让影评人背后中枪,站着死了。 我不是影评人,只能说是电影和文史哲的爱好者,所以我不会背后中枪,这部电影我去电影院看的原因之一当然是这是姜文作品,必须捧场,第二就是这部电影是根据张北海先生的小说《侠隐》改编的。 张北海先生,是个旅居美国的华人作家,出生在北京,49年去了台湾,当时还是懵懂少年,从此再没有回过那个他魂牵梦绕的古城。可是每每午夜梦回,北京——或者北平的姿势、味道、声音却越发清晰起来,于是才有了这部《侠隐》。 记得我看《侠隐》一书,入夜观看,看了一半,饿的不行,半夜三更放下书本,出去买了烤肉回来吃——书里的老北京吃食吃不着,聊胜于无吧。节选一下来自《侠隐》的片段,诸位读读就明白我为啥饥不择食了:“他就这么走。饿了就找个小馆儿,叫上几十个羊肉饺子,要不就猪肉包子,韭菜盒子。馋了就再找个地儿来碗豆汁儿,牛骨髓油茶。碰见路摊儿上有卖脆枣儿、驴打滚儿、豌豆黄儿、半空儿的,也买来吃吃。都是几年没见着的好玩意儿。 巴掌大的猪油葱饼。李天然吃得又香又过瘾。爆羊肉,西红柿炒蛋,凉拌黄瓜,香椿豆腐。 烤羊肉时佐料儿只是点儿酱油,拌了拌,放上大把葱丝儿和香菜。先用大筷子把葱丝和香菜放在炙子上垫底,再把羊肉拨到上头,翻了翻,六七成熟,再把碗里的汁儿往上一浇,再拨弄两下,烤得肉「嗞嗞」冒着烟。” 停,打住,再说就又饿了。 张北海先生说,书中的吃喝,所提到大部分都是他从小吃大的。还有穿,书中巧红为李天然做的夹袄,大褂,还有短靠,无不好像一一呈现在读者面前。吃穿写过了,还有住行,住是四合院,金鱼缸,糊天棚,先生肥狗胖丫头,行是人力车,叮叮铛叮活脱脱老舍笔下骆驼祥子。这些写活了,就是感悟,就是人生的态度。所以,《侠隐》的小说比电影好看的多。 可是姜文导演的《邪不胜正》,这些,通通都没了。看完电影以后,我只能说,这和张北海先生的《侠隐》,没有半毛钱关系。 张北海先生的《侠隐》,讲述的是卢沟桥事变以前,一个江湖人和那个时代巨大的冲突。少年李天然,身负血海深仇,长成后回到北平,苦苦寻找当年弑师满门的仇家,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可是时代变了,各种观念不一样了,李天然和师门仅存的师叔一起,找到了仇家,可是仅仅一枪,赫赫有名的师叔就没了,而李天然最后报仇雪恨,也是一把手枪就收拾了仇人。武技,面对子弹,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师叔谆谆教诲作为江湖人,不能与官家合作,最后,他还是护送张自忠将军去了六国饭店,又送出了北平。也算参加了革命。 而在电影里面,李天然就有点尴尬了,居然是美国受训回来的特务,而且书中没有多少篇幅的蓝青峰成为了主演。作为辛亥革命的遗老贯穿了整个电影的主线。故事打乱重来,于是就有了现在呈现在我们眼前的《邪不胜正》。 电影很好,很姜文,对于没有看过原著的观众来说,这是一部值得观看的电影,可是对于我来说,这部电影是我看的最失望的一部姜文电影。彭于晏表演生硬,对于一个台湾演员,怎么能理解什么是老北平?于是撇着台湾腔的北京话就成了硬伤。还没有他的养父、由安地饰演的美国医生亨得利说的顺畅。(书里李天然的养父叫马凯,最后和家人回了美国)。而且李天然是独自复仇,和革命党啥的没有关系,直到最后卢沟桥事变,蓝青峰回到北平,帮他找到师兄朱潜龙报了师门大仇,最后拜托他护送张自忠将军出境才让李天然的江湖融入了革命。可是电影里面,居然从一开始,朱潜龙就出现了,还自称是明太祖多少代孙子,梦想反清复明,这就搞笑了。(其实这个隐喻有心人都能明白,我国某位大佬,祸国殃民之余,也自称是太祖子孙,还出了书,名曰实话录)还有巧红,也被姜导演安排成了民国时期的侠女施剑翘,这位刺杀大军阀孙传芳为夫报仇的侠女,电影里成了放小脚的裁缝,还一身好枪法,这个修改,最为致命。施剑翘出身名门世家,而且闹市对孙传芳开枪,直言不讳为父报仇,称为民国三大奇案之一,影响太大,远不是一个来历可疑的裁缝关大娘可以解释的。而李天然的感情生活,蓝青峰的女儿不见了,汉奸同事不见了,只剩下一个交际花唐小姐,而且由许晴饰演的唐小姐也露出来了一半的屁股。还被盖了章,介个。。。算值回票价了吧。 说到屁股,彭于晏在这部电影里的牺牲不可谓不大,一身腱子肉动不动就亮瞎女观众的双眼,八块腹肌,人鱼线,胸大肌,肱二头肌无不昭示荷尔蒙爆棚,而且,还在影片里面露了屁股,说实话,确实好看!就冲这屁股,真的值回票价了!毕竟是彭于晏的屁股!还是在大银幕上看到,作为观众,还有啥可抱怨的呢。 《邪不胜正》,姜文导演第六部作品,说实话,有点尴尬,有点云山雾罩,有点江郎才尽的感觉。但是不失为一部好作品,还是推荐大家去电影院观看——哪怕为了那几个屁股。

我看电影喜欢阅读原著小说,除了可以在同伴面前吹嘘一些情节的出入之外,也能在观影后对比两者之间的差异。其实这样并不好。电影是一个艺术再创作的过程,再好的电影,若只依靠原著的思路,恐怕也很难出彩。细节的变动只是微小部分,好的电影可以做到在原著的基础上脱胎换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你才到碗里去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邪不压正》正是这样一部影片。且不评价这部电影是否优秀,但它讲述的却是与张北海笔下《侠隐》非常不同的一个故事。除了李天然的复仇主线,以及几位主角的名字没变,《邪不压正》与原著之间没有太多关联。甚至张北海和姜文都熟悉的那个北平,李天然在剧中不断穿越的屋顶,都是在云南某个地方新盖的。

除了《侠隐》当中的老北京很难复原之外,我想更多的原因在于改编的导演是姜文。一个在部队大院长大,对北京有着极强的认知和记忆的北京人,一个年少成名、特立独行的电影导演。所以,尽管买下了《侠隐》的改编权,但他花了十年时间,将张北海笔下的北平与自己印象中的北平结合,才有了这部充满了“姜文味道”的《邪不压正》。

姜文的电影极具个性化,其气场强到可以忽略其他角色的存在。从他参演的第一部电影《末代皇后》,初出茅庐,又是电影中的配角,其出色的表演和强大的气场,比之身为主角和已经当红的潘虹,丝毫不逊色。到后面的《芙蓉镇》,《大太监李莲英》,《红高粱》,虽不是其导演之作,却在电影中的光芒盖过了一切。更别说他导演的《让子弹飞》、《一步之遥》,与周润发、葛优这种实力派演员对戏,更是收放自如。

《侠隐》讲的是一个民国初年的复仇故事。太行派信任掌门李天然,身负五年前师父一家遭灭门的血海深仇,从美国回来之后,寻找元凶朱潜龙和日本人羽田。在那个日本人横行的北平,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目标,最终通过自己的实力得以报仇。《侠隐》更多着笔于那个年代的北平,在一个家仇国恨夹杂的背景下,李天然与周边各色人等生活及斗争,包括爱国人士蓝青峰、美国医生马凯、已沦为汉奸的师兄兼仇人朱潜龙。

《邪不压正》有所不同。虽然电影沿用了李天然复仇的故事主线,但藏在这条主线背后的,却是蓝青峰除掉日本特务根本一郎,解救张自忠的故事。这一点,《侠隐》中虽有体现,却不明显。可以说,《邪不压正》中真正的主角并非彭于晏饰演的李天然,而是姜文主演的蓝青峰。李天然和朱潜龙,都只是蓝青峰实现抗日救国的“工具”。

和姜文自导自演过的其它作品一样,《邪不压正》同样极具姜文特色。你看的虽然是《邪不压正》,看的是彭于晏,实际上整部电影讲的都是姜文自己。蓝青峰这个角色,在电影中被设计成一个“老谋深算”,善于言辞的北平志士。他原本希望通过已经投靠日本但实力颇厚的公安局副局长朱潜龙,利用其“反清复明”的“大业”,实现对日本特务的打压。

为了达此目的,他不惜杀害李天然的养父亨得勒,并以其为条件,交换朱潜龙杀掉根本一郎。后来,他发现这条路根本行不通,再加上已经对李天然产生了某种情愫(比如父子情,蓝青峰对李天然说,他们见面太多了),所以转而让李天然除去根本一郎,同时杀掉朱潜龙。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