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作者:新闻中心

多年以后,老三面对前来寻仇的师弟的枪口时,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起火车开往浦东的那个下午?

我看到从血腥与杀戮中站起来的战士,他们战栗而又勇敢,他们被暗杀过、被污蔑过、被打倒过,他们是回来复仇的,在他们的背影里,我看到了新世界的伟大诞生。

“不轻松”

在《让子弹飞》里,张麻子带着一帮兄弟推翻了黄四郎,给鹅城的百姓带来了公平。然而革命成功后,这些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却在廖凡饰演的老三的带领下,吃着火锅唱着歌,坐上火车前往浦东。面对张麻子的询问,他们表示,在大哥手下感觉有点“不轻松”。

图片 1

注意老七的眼神...

在《邪不压正》里,同样由廖凡饰演的朱潜龙,也有点“不轻松”。因为他年迈的师父,对他和洋人在地里种鸦片的想法拼命阻止,甚至还把他逐出了师门。最后,他杀死了师父一家。十五年后,漫山遍野的鸦片让洋人赚得盆满钵满,同时他也在洋人的帮助下,过上了大权在握、荒淫无度的生活。他改掉了师父的李姓,换成了朱姓。

朱潜龙为师父立了雕像,每年都前来“虔诚”地跪拜,是为了向民众们表明,他才是继承了师父衣钵的人。朱潜龙需要一个他亲手杀死的人,来保证其权力的合法性,这不是显得很奇怪吗?并不奇怪,毕竟那个死人曾经让“公平,公平,还是TMD公平”的观念深入人心,而他只有躲在这个死人的旗帜之下,才能获得百姓们的信任。但是,这种靠谎言建立起来的信任并不能长久。毕竟在师父雕像旁种满的罂粟花,北平城内开车横冲直撞的洋人,都在告诉人们,那个公平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姜文用《邪不压正》给他的三部曲画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这场每三十年一个节点的盛宴,终于落下了帷幕,接下来怎么走,我们每个人都不知道,更何况姜文。——姜文是观察者,不是预言家。

“李天然不是一个人,他是一支队伍”

《邪不压正》的原名叫《侠隐》,英文名叫Hidden man。表面上看,说的是被蓝老爷藏在钟楼里的李天然,但如果考虑到整个故事的背景,hidden的含义也许没有这么简单。《让子弹飞》中有一个细节,在老三们去浦东的那一天,张麻子挨个询问轮到老七时,老七只是低头沉默不语,更重要的是,出发前往浦东的队伍里,并没有老七。可见,并不是所有人都背叛了张麻子。老七没有背叛大哥,也没有同老三斗争。一方面是因为此时老三势力已经很大,成为了“浦东派”的领导人物,另一方面也有老七自己害怕和懦弱的原因。

但害怕也只是一时的,“怕里面有什么?有怒”。千千万万个不甘心革命果实被窃取的老七们,已经形成了一股力量。这就是沉默大多数的力量。2016年美国大选,看主流媒体和民调结果,希拉里几乎稳胜,但选民还是把川普投上了台,这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支持川普的民众多数都不敢或没有机会公开表明自己的倾向。其实在我们生活的当下难道不是如此?是谁在网络上媒体上被肉麻吹捧,谁又被高级黑?是谁精心修缮的故居到节日都冷清无人,谁的故乡一年到头都是人山人海?沉默者并不是没有倾向和喜好,只是他们的声音在很多时候刻意被忽视或者隐藏了。

图片 2

所以,Hidden man是老七,是藏于钟楼的李天然,是藏于裁缝店的关巧红,是布局二十年的蓝老爷,更是千千万万带着怒的人们。

这就不难理解,蓝老爷说出的全片最重要的一句话是什么含义了。“李天然他不是一个人,是一支队伍”。正是这些Hidden man,催生出了李天然这样的复仇者。这些沉默者也许忙于生计,也许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变得市侩,也许被威权压迫敢怒不敢言。但只要数量足够大,总能出那么几个李天然。朱潜龙就算杀死了李天然,他就能彻底“轻松”了吗?恐怕不能,因为他杀死的那个人,并不仅仅是李天然一个人的师父。

姜文观察的不是北洋。北洋在姜文的三部电影里只是壳,一种足以描述自大清逊位后再没有能对基层进行有效管理的凝聚力的存在。

“我是你的小白鼠”

李天然的成长过程,是很有代表性的。在很小的年纪目睹了师父的死去,然后到了美国接受了多年的熏陶。在美国得到的一身本领,当然是他完成复仇的重要条件,但还不能治愈他的迷茫和懦弱。毕竟他的美国养父,只是因为养育他多年产生的感情才高看他一眼,对于其他被他称为“穿衣服的猴子”的中国人,他才不关心呢。而一直跟洋人交往甚密的中国上级蓝先生,在大多数时间都只把他当作一颗棋子。这对于一个渴望复仇的热血青年,打击当然是很大的,李天然还一度抽上了大烟,可见其精神危机之严重。就像当今社会中不少被现实压垮的青年,纷纷变得“佛系”。

拯救李天然的,是裁缝关巧红。归国的李天然用从美国带回的先进医术治好了关巧红的瘸腿,关巧红则用她自身的悲惨遭遇和复仇决心打动了李天然,治好了李天然的心病。强健的体格和渊博的学识只能作为复仇的兵器,而锻造出复仇者钢铁般坚强内心的,则是被激发出来的爱。是对谁的爱呢?想想李天然完成复仇后,关巧红让他穿上的中国长衫,答案就不言而喻了。“多体面的小伙子啊。”

于是我们在《让子弹飞》里看到了,如何以一种发动鹅城百姓的摧枯拉朽达到高潮,又如何以一个人骑着马追赶去往浦东的一列火车作为全片最终的画面。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在我看来,全片的高潮,也是最精彩的片段,是李天然用一颗子弹和三个血印,构成了“然”字的四个点。复仇者杀死仇敌,这个桥段已经被各种黑帮、西部、动作片拍成了套路,再多的血浆,再华丽的构图都很难让我眼前一亮了。但这里的一颗子弹三滴血,真是让人高呼惊喜啊。

想起当年老三背叛大哥时,说大哥“腿脚都不利索了”。确实,当时的大哥是老得追不上火车了。但是,真正继承了大哥衣钵的人,总会赶上那列火车,并把迟到的子弹送到。

图片 3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彼时彼刻的张麻子,如果能看到此时此刻的李天然,心里必然满是欣慰。当然,李天然的使命还没有完成,蓝老爷最后对李天然说:“你该找个儿子了”。是啊,李天然什么时候能作为父亲,作为革命的领导者,喊出那一句“枪在手,跟我走”,再次向黄四郎、老三和朱潜龙们发起冲锋呢?张麻子说过:“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而这,就是《邪不压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Outsid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于是我们在《一步之遥》里看到了,如何在古老的过去消亡后的真空里存活,当新旧贵族们彼此看不上眼,最后无法承认新的时代的老贵族不得不在风车下绚烂死亡。

(附:让子弹飞一步之遥让子弹飞&一步之遥

于是我们来到了《邪不压正》。

邪、不、压、正。

谁是邪?

请务必要先再看一遍《让子弹飞》,理解了《让子弹飞》,才能理解《邪不压正》。

《让子弹飞》可以讲得很直白,《邪不压正》里却不能说出任何一个关键词。不管能不能理解我接下来要说什么,我们互相体谅。

(不理解的看一看四十年了,谈谈姜文《让子弹飞》

「那么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图片 4

故事开头为了在师父的地上跟日本人一起种鸦片的廖凡演(这一点很重要,下文说)的朱潜龙是邪。师父不同意朱潜龙种鸦片,也不同意和日本人合作,于是朱潜龙在师父摆起招式准备对打时开枪杀死了师父。

图片 5

朱潜龙说:「从今天起我不要再跟师父姓了,我要改回自己的姓。」

改弦易辙。

本来是走着师父的道路的,但师父不肯走自己想走的那条路,那就只能杀了师父然后走自己的道路。

在姜文看来,去浦东和种鸦片,是一个意思。

既然你把问题选择了不去解决,那么它早晚会走入无法解决的境地。

赞美姜文电影里无处不在的象征意义,师父和弑师者,是两个时代的决裂象征。

然后,然后朱潜龙给师父立了塑像,天天祭拜,可师父毕竟是死了。师父死了不重要,死了很好,谁杀的很重要。让小师弟来杀吧,让小师弟来做这个弑师的人吧。

图片 6

那天晚上,我坐在古北水镇的长城剧场里看着这一幕,凛冽的山风吹过,远方几百年的司马台长城依然昂首挺立,荧幕上这尊师父的塑像看似刚劲有力,实则内在早已被朱潜龙给掏空,这让我背脊生凉。

朱潜龙,你终于是赢了么?

朱潜龙稳稳当当地成为继承师父的道路的那个人了。尽管他改了名字,也改了法子。

当了公安局长的朱潜龙,把师父供了起来,日日赞颂他的美好,时时自诩他的继承,但杀死师父的又是谁呢?

是朱潜龙。

是与姜文演的前朝武人蓝青峰合作的、想要反清复明的朱家后人朱潜龙。

影片特地来了一笔看似很废话的细节,让朱潜龙对着朱元璋的画像磕头,说想要反清复明。

别以为这只是额外插入的笑料,《让子弹飞》里也有这个画像,那是画的完全不像张麻子的张麻子。

图片 7

一个完整的环,《邪不压正》完美地对应了《让子弹飞》里留下的很多坑,这只是其中一个。这意味着师父说的话没有错,他们真的复活了。

复活了什么?封建阶级。(只是……吗?)

谁复活了?朱潜龙。(只是……吗?)

朱潜龙谁演的?廖凡。

廖凡在《让子弹飞》里演了谁?演了跟着张麻子的小弟老三,一直跟大哥心不齐,最后带着花姐乘坐着火车去了浦东。

图片 8

再来一个联系,《邪不压正》里姜文演的那个蓝青峰跟朱潜龙说了这样一句话:「我还是追上了你的车。」

追上了,那就打一枪吧。

一把对着你,一把对着自己。

要是你做错了,我一定会补上这一枪。

我要是老了,我会让我的「儿子」来。

我死了一个小六子,还有无数个李天然。

老三/朱潜龙,你真的赢了么?

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看谁赢到最后。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