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我的《二次曝光》

作者:新闻中心

A. “爱能成魔能成疯,此时迷恋彼时恨。”

2012年9月30日,吉林万达剧场 《二次曝光》
仿佛脑海中《在我想起来》的旋律还在继续,我还在纠结电影最后的海市蜃楼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幻,我还在拍案叫绝李玉导演的又一部经典。直到后来在豆瓣上看到了有关《二次曝光》那篇堪称神作的影评,我才发现,我第一遍简直是白看了,错过了太多太多的细节,也辜负了导演太多太多的美意。
范爷的又一次突破自我的惊艳,让我不得不感叹在李玉导演中冰冰是最饱满的,最淋漓尽致的,最不美好般的美好的。
我爱上了电影中宋其的发型,也剪了干练的短发,算是对这部电影最初的喜欢吧。
直到后来。
2012年10月6日,吉林万达剧场 《二次曝光》
   带着对于电影的诸多疑问和很多细节的观察任务,我再次走进了电影院。
   许多疑问都有了答案,我不能说我想的就一定是李玉导演的想法,但至少是我最真实的感受。我不是个地道的影迷,几乎很少看国外的大片,豆瓣的影评我从来都只是读者的角色,直到《二次曝光》的出现,让我对电影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说是《观音山》让我认识了李玉导演,那么《二次曝光》就是让认识转化为爱的开始吧。
爱能成魔能成疯,此时迷恋彼时恨。
                            ——题记
第一次曝光:宋其偶然在车里发现了刘东身上有周小西的橙色丝巾。
第二次曝光:宋其报警说自己撞死了刘健警察,警官将她叫醒那一刻。
影评上说宋其的幻觉入口是:水,镜面反射,橙色丝巾。
电影的开篇,身为整容师的宋其在给患者看病后,喝了杯中的水,这应该是她幻觉意识的开始,确切的说是电影顺序发展中幻觉意识的开始,随后她就在左右都是玻璃的手术间遇到了幻觉中的刘东。
此时有一个重要的道具:口红。第一次出现。
刘东说要加班,宋其一个人回家,洗澡,在水中宋其看到了回家的刘东,也是水。
宋其看着相框中的照片说要换一张,相框,镜面反射,幻觉入口打开。
宋其和小西吃饭,小西喝饮料,水。
宋其发现小西脖子上的橙色丝巾。
宋其去看望生病的父亲,此时的场景是在湖边,也有水。
宋其和刘东逛超市,宋其看的是洗发水,也是水,刘东阻止她买,因为家里已经有很多,但是宋其强硬拒绝。这是不是也在暗示,在潜意识里面,是有一种东西在唤醒宋其,让她从幻觉中走出来,但是被宋其拒绝了。
在超市的时候,其实宋其是一直推着车的,路上也一直是宋其开车,这是因为此时的刘东都是宋其幻想中的人物,不能主动做出实际发生的动作,所以一直是宋其开车,刘东坐副驾驶。
在车里,宋其发现了刘东身上的橙色丝巾。
宋其让刘东帮她拿橙汁,又是水,同时橙汁的橙色和丝巾的橙色形成呼应。
在周小西的party上,宋其看着家中的相框,镜面反射,再次形成幻觉,后来知道照片中的人物不是周小西和她老公,而是周小西和宋其自己。
下雨的夜里,雨水,又是水,宋其透过玻璃,发现了刘东和周小西在储物间偷情。镜面反射。
宋其回家,发现带着泥的皮鞋,刘东正在洗澡,又是水的出现。宋其两次打开和闭合沐浴间的屏风,镜面反射出现,随后宋其求欢不得。而之所以此时的刘东先于宋其回家,正是一种反衬的表现手法,以不合理的剧情反衬出主人公此时的所想实际为幻境。
在医院里,又一位患者来咨询,可是此时的宋其已经听不见他在说什么,旁边的加湿器在冒水蒸气,又是水。
下雨天,宋其打着伞,去四合院找小西,水又出现。此时小西的装扮和宋其的母亲极其相似,同样是红白色波点裙。宋其质问正在梳妆镜前打扮的小西,旁边的玻璃茶几,镜面反射,幻觉再现,之后,宋其用和她母亲被害死的同样方法勒死小西。宋其穿上了小西的袜子,袜子是绿色和橙色相间的,绿色应该有不好的寓意,而橙色应该是再次和丝巾呼应。
宋其坐在梳妆台前擦口红,口红应该是连接她和她母亲的标志,说明她此时的幻觉来源都源于她母亲被杀害的过程,应该是宋其小时候经常看见母亲坐在梳妆台前擦口红的场景。
宋其回到医院,坐在洗手间里,此时杀过人的她内心是充满了慌张和恐惧,她又开始擦口红,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宋其透过玻璃窗看到正在手术的刘东(实际上应该是郝医生),玻璃窗,镜面反射,幻想出刘东。
晚上宋其回家洗澡,又是水的出现,宋其幻想出刘东为她递了一条橙色浴巾,橙色也是幻想的。此时宋其的表情是迷离的,她看刘东的眼神表明了她的恐惧和不相信,我想冰冰此时的表演无形中也暗示了幻象的存在。
宋其做梦,梦中不止一次梦见天花板上滴落下来的水,水,又是水,这一幕恰好和后来宋其将父母的骨灰安葬在一个溶洞里面的景象一样,这应该不仅仅是通过特技来表现出主人公此时此刻内心活动,也是一种前后照应,暗指宋其的遭遇和父母的恩怨息息相关。
宋其面对电脑,电脑,镜面反射,幻想二次整容后的枚枚变成了小西的样子。
宋其逃亡,从车子的倒车镜发现刘健警官正在跟踪她,倒车镜的镜面反射。
宋其不止一次跳入水中,这应该是和宋其小时候曾经溺水,后来被刘东救了这一幕相照应。所以,我推测,水,之所以是幻觉的入口,应该就是因为宋其小时候差点溺水的遭遇。
宋其透过车子前方的玻璃,镜面反射,幻想刘健警官被自己的车子撞死。拉着刘警官的尸体,却一动不动的场景,和真实世界中他拉着养父刘健的尸体不能动一样,尽管一个是希望隐藏罪恶,一个是试图唤醒,但是前后既是照应也是对比,说明她潜意识里不希望刘警官死,也就是后来她又回来给她擦伤口,弄得自己浑身是血,之后报警自首的原因。
此时的宋其,应该是在幻觉中对刘健也就是她养父的一种原谅,这种原谅让她甘愿承担一切责任,勇于面对自己的“罪行”,而影片所倡导的“爱与救赎”在此刻也达到了第一次真正的释放。
得知真相后的宋其回到家中,她拿起眼前的杯子,喝水,水再次出现,随后她又开始幻想刘东出现,只不过此时她感觉到了眼前的一切其实都是幻觉。
纵观整个影片,宋其真正的幻觉开始点应该是她拿着生父的骨灰开车回家的那一瞬间,可以发现,当时的副驾驶上是系着安全带的,座椅上正好放的就是生父的骨灰和那个放老照片的盒子。
影片的最后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到底宋其眼前的刘东是幻觉还是现实是一个疑问。最后在医院里,宋其因为护士为其抽血而惊醒,随后郝大夫就说,在秦皇岛找到了刘东。我感觉,如果是现实中,此时的宋其已经不方便走太远的路去找刘东,而是应该刘东主动来看宋其,除非刘东失忆不记得宋其。但是还是宋其主动去秦皇岛找刘东了,所以如果说最后的刘东是幻觉的话,那么那位护士的抽血,也可以看做是一次幻觉入口导致幻觉再现,那么最后的那个场景,那个儿时的宋其,刘东,正好映衬了眼前的海市蜃楼,一切都尽是幻想。
似乎这样的结局太不美好了,至少在爱情方面,我们没有看到一个完满的结局,当然我们也可以认为最后的刘东是真实的,虽然他现在才出现,但是其实这些年,他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宋其,这也正好映衬了宋其的那句台词:其实你一直没有离开过我。而此时的宋其已经能够分清哪些是幻想,哪些是现实,她重要可以将以前所有的一切释放,得到重生。
我想最后的刘东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宋其终于冲破了痛苦的牢笼,勇敢的面对真实的自己。如果说影片中的人与人之间都有一种爱或者恨,那么正是这种爱与恨层层交织在一起,成为了囚禁宋其的密网。当最后宋其将父母的骨灰安放在一起,当她最后一次回头看见她的父母站在一起,那一刻,她在水中脱掉了假发,虽然一夜白头,但那是挣脱束缚之后的宋其,那是脱胎换骨的宋其,那是接受过去和现在的宋其。
最后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问题,为什么李玉导演用“宋其”而不用“宋琦”,“宋奇”,“宋齐”?
“其”字,在古代汉语里面可以活用为第一人称指“我”、“我的”,由此猜想,应该是指宋其其实一直活在自己设想的世界里,那个世界里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想法为主导。
我突然在本子上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周小西 宋其 刘东
其实,宋其一直分不清她的左“西”右“东”。
呵呵,都是一些自己观影之后的想法,可能并不正确,也有待补充,真的爱上了这个电影的布局和设计,如果让我早一点发现,我会不会去拍电影?哈哈~~

宋其站在深蓝的四合院中,仰头承接一场不期而至的冷雨,光滑的颈线如同一张拉满的弓。
她有一个恋人。那个人像一把灵活的手术刀划破她的防线。他们在家中呼吸急促地拥吻,昏黄的房间化成躁动的蚕蛹,孕育两只缠抱的飞蛾摄取彼此的温度。
她有一个闺蜜,会像猫咪一样腻在自己肩头。小西总是一袭红裙,踩着夸张的高跟鞋腰肢款摆,长发撩向一边,乍泄半侧风情。
然而最恶俗的戏码屡试不爽。在那个深蓝的夜晚,宋其从纸孔中窥视到二人的出轨。天顶崩落成瓢泼大雨,为那对狗男女添酒助兴。她一路跌跌撞撞地摸索回家,浑身颤抖,忽冷忽热,仿佛害上一场毫无征兆的慢性疾病。
宋其在一个阴郁的雨天和小西对质。低沉的气压助长了冲突,争吵一触即发。女人之间针锋相对的骂战,让人想起指甲刮擦黑板的噪音,尖锐刻薄,不堪入耳。
“他不爱你你知道吗?”小西一遍又一遍地强调着,像只聒噪的金丝雀,理直气壮的反驳恰似一记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甩在宋其的脸上。
他们偷情的证物就握在宋其的手里,一条气焰嚣张的橙色丝巾。
闭嘴。
冲动是决堤的洪水,顷刻间就吞没了宋其的理智。她信手将丝巾缠上小西纤弱的脖颈,勒紧,勒紧,勒紧勒紧勒紧……
无可挽回。
小西就这样永远闭上了嘴,僵直的身体倒在地上,形同被打翻的器皿。丰沛的生命从收紧的瓶口中淙淙流失。
不可名状的惊惧接踵而至,迅速洇染了宋其的心房。她奋力地摇头,跪在尸体边声嘶力竭,一阵阵抽搐。
空室微凉。她吸了一根烟,灵魂从躯壳中一丝一丝地抽离。彻底的绝望冰镇住她的每一根神经,令她慢慢冷静。毁尸灭迹,对,毁尸灭迹。
窗外的雨神不知鬼不觉地停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离开的时候,她坐在镜子前补妆,反反复复地涂抹口红,试图粉饰出一张明媚的面庞。最后一次回顾熟悉的四合院,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是的,什么都没发生过。

B. “鱼会淹死也能飞,草能参天云会碎。”

一整幕夜色压下来,街灯模糊失焦形成斑斓的菌落,混迹在人群之中盲目地扩张着。大都市,光怪陆离,宋其漫无目的地游荡,惶惶不可终日。
小西的阴魂日夜纠缠,镜子里,电脑屏幕中,整容者的脸上,甚至宋其的枕边。恐惧是天花板上的水渍,不动声色地孕育着污黑的梦魇。它们会在夜晚悄然滴落,渗入肌肤,一寸一寸瓦解宋其壁垒森严的防壁,让悔恨如同蛛网一般遍布全身经脉。
梦境中的小西伫立于漭漭荒原,凉薄的风雪敷上她的脸颊。她无助地向宋其求救:“亲爱的,我很冷。”于是宋其紧紧抱住她,说你不要离开。
漫漶的情绪频繁造访,宋其的目光已经无法聚焦。她站在高跟鞋上摇摇欲坠,只能颓然地靠在墙壁,否则便失去支撑。
谋杀总会露出端倪。刘东的爱意在猜忌中日渐冷淡。触手可及的恋人,却摸不到肌肤的温度。你还爱我吗?对方没有回答。宋其绝望地爱抚着浴室的磨砂玻璃,她想象自己的手掌是两块强力的磁铁,能够牢牢吸住玻璃后面不安分的影子。
零星的风筝兜转在天空,搅碎流云奔走的队列。也许宋其和它们一样,都是悬浮在城市中溺水的鱼,孤立无援。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